2016/05/02

否决基德曼交易的初步决定对外国投资意味着什么?

这仅仅是2000年至今第4起被禁止的外国投资计划,所以切莫急于下定论,重要的是要考虑针对基德曼交易做出的这一决定对澳大利亚外国投资意味着什么,以及该决定是在何种情况下作出的。

澳大利亚财长斯科特·莫里森在发言中重申澳大利亚政府多年以来在外国投资政策方面的一贯立场:

“外国投资巩固国家发展,为满足本国经济发展所需,我们必须继续吸引大量外资流入。失去外国资本和投资,澳大利亚的产出、就业和生活水平都将下降。

外国投资规则既为上述投资提供便利,同时也向社会确保外国投资均以维护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方式进行。”

那为何还大动干戈?

与历任财长一样,现任财长莫里森表示,公众对外国投资制度的信心是评估外国投资方案是否有悖国家利益的重要一环。本次决定正值联邦大选在即,争取公信力似乎更意在赢取选票而不在评估商业影响。

财长所作决定实为反常,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 该决定被表述为“初步”决定,此说法未有先例可循;
  • 在评估是否符合国家利益时,该决定并未依赖于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意见,转而以外部审查为依据;
  • 该决定提出,澳大利亚投资者不具备参与此类大型交易的所需资金;及
  • 对于日后出售方应如何处理涉及大型澳大利亚资产或业务的投资计划,该决定没有作出指导。

我们认为针对基德曼公司的这一决定无意创设任何先例。重要的是,财长的决定似乎并非针对竞购方。我们认为,上述决定不意味着对中国或亚洲地区投资的关切。别忘了,澳财长最近刚批准一项中资企业收购塔斯马尼亚范迪门土地公司的交易,并强调中标方不是由政府选择,而是由出售方在出售流程中进行决定。

倒不如说,基德曼公司的规模在农业领域是独一无二的——该公司拥有的农村土地资产占澳洲国土总面积近1%,占全国可耕地面积近3%——在这样的情况下,澳财长同样也顾及澳方企业参与交易的可能。

基于Samuel教授对基德曼公司出售计划所作的独立审查,澳财长认为,鉴于交易规模之大,澳大利亚企业无力参与此次交易,由此有理由引发国家利益担忧。上述观点似乎在维护国家利益,但财长尚未解答诸多疑问。何为“大型”财产?“大型”财产是否需要分割出售?在“资产规模过大,单个澳大利亚集团公司难以全面收购”的情况下,澳方企业参与的概念是否也适用于其他领域?

遗憾的是,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针对基德曼公司出售流程的审查意见已产生了舆论影响——首先是Anna Creek养牛场被剔除,其次是规模巨大的因素。我们认为,如果交易规模可能会成为重要因素,那么出售方在出售流程中尽早与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就问题进行交涉就尤为重要,以免在出售的最后阶段发生问题。

我们还认为,计划购买方不仅应就投资计划和目的与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进行早期交涉,还应确认外资审查委员会和财长均认可出售流程,以免最终抱憾。

我们先前已就2015年12月1日修订的外国投资规则做出总体评述——请参见《澳大利亚外国投资框架变更及其对外国政府投资者的影响》一文。最近在2016年2月公布了一批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审批前置条件,这批考虑欠佳的税收附加条件也使得形势更为复杂。

对境外投资人而言,澳财长对基德曼交易的决定或将导致在澳投资看起来更加困难,尤其是在制度理解、获批预期和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申报费用等投资成本三方面。

展望未来,因“国家利益”没有明确定义,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制度得以为继。这就为具体操作方式留有一些余地,每一案件都依个案情况进行评估。然而,在经历了类似基德曼交易的决定后,出台一些客观标准或指导意见也有利于投资者更好地理解他们应达到的标准。

金杜将继续代表客户向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提交申请,我们也相信绝大多数申请将依旧获得批准。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我们将结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简析《行政指导书》中涉及的反垄断合规必知要点,以期为相关企业开展反垄断合规工作提供参考。

    2021/04/13

    2020年10月12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分别发布了关于“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的蓝图报告(“支柱一蓝图报告”和“支柱二蓝图报告”,合称为“支柱蓝图报告”),向公众征询意见。通过该做法,OECD推后了其此前关于OECD成员国能在今年年底前达成全球技术性和政治性共识的期望。考虑到世界正聚焦于COVID-19及美国总统选举,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09 December 2020

    Over the last decade or so there has been dramatic growth in PRC real estate developments in the larger cities, and much of that has been financed by debt.

    20 October 2020

    2020年6月,美国决定“暂停”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该方案为OECD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项目的“第二阶段”。尽管如此,OECD仍然强调,美国既未退出谈判,也没有停止磋商。这一事件及时提醒我们,对于实施OECD的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还存在着一系列障碍。本文对相关方案进行了概述,并就在国家间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推进这些方案的替代性方法展开了思考。

    07 October 2020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